【Unspeakable Curse Agency】無以名狀的詛咒機構〈4〉龍龍與機人‧下篇



這篇主要是想畫這三樣東西:綑綁PLAY公主抱,還有婊機器人

結果前兩項是達到了,但沒有婊到機器人,可惡戴夫你這個G8郎。

前集回顧 » [1] / [2] / [3]


✧ ✧ ✧































































✧ ✧ ✧


原本畫這篇是想要讓戴夫得知自己終究會被拋棄,然後陷入悲慘的被婊境地,結果實際畫出來卻微妙地變成戴夫在調戲薛利,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明白,果然要婊機器人還是得讓他身首異處才對。(不要一直想拔他頭好嗎)

本篇順便出現了(可能是)戴夫的真官配,也就是湯姆的舅舅,在本系列第一篇提到的那個魔法師單戀的對象,就是魔法師他舅舅(淦),難怪人家不會喜歡他,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

而舅舅的人設當然也是有自肥原型的,基本上戴夫跟舅舅的三次元原型就是這個:



好貼出來連我自己都覺得很無恥,反正看過X戰警的迷妹應該都懂,我就不多說了。

當然舅舅他本人已經是在第一篇就被詛咒分屍掛掉了,所以這篇最後出現的輪椅少年伊萊亞可能是舅舅的轉生,也可能是詛咒體的附身對象之一,總之目前還沒決定具體設定就是了,目前暫定他雙腳不能走路是因為他下半身被詛咒了(這聽起來有點怪),我在想他可能下半身根本就是一堆觸手,不然就是他其實是有兩條魚尾的美人魚(為什麼會出現這麼夢幻的選項?),然後我比較想用美人魚的設定,因為美人魚比較夢幻。(淦)

伊萊亞(Elijah)的名字取自機器人四部曲機巴人類刑警以利亞‧貝萊(Elijah Baley),基本上貝萊這角色幹的事就是讓一個善良的男機器人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他,然後就掛了,害那個機器人緬懷他數千數百年,根本跟中邪沒兩樣,而且實際上他其實也沒對那個機器人做什麼很刻骨銘心感人肺腑的事情,一開始根本就是對人家七七八八的還歧視人家,中間還為了女人把人家軟禁,到快死了才跟人家說其實我也愛你,那機器人愛上他真的是中邪無誤。(好好的一個科幻經典名著被你講成這樣)

不過我的自肥故事中沒有善良的男機器人,所以伊萊亞這角色就是創來修理戴夫的,雖然目前還沒什麼更具體的設定,但我想他應該會有一些專門剋戴夫的能力,畢竟以前被人家詛咒搞到分屍慘死,所以他現在應該會有某種類似抗體(?)的東西,例如他其實可以吸收詛咒啦、或是控制所有詛咒體之類的,既然自肥原型是從X教授來的那能力值當然要很OP囉~

伊萊亞的女僕管家(?)花花則是我隨便亂創的(毆),因為畢竟伊萊亞不能走路嘛,那他就應該會有一個看護專門照顧他,是因為這樣才創一個照顧他的角色出來,然後花花的本名叫阿福(Alfred),對就跟蝙蝠俠的那個阿福同名(淦),目前暫定阿福他也許跟伊萊亞有親戚關係,可能是伊萊亞的表姪之類的,因為沒工作或是找到的工作都很爛之類的,伊萊亞看他可憐就叫他來家裡工作。

阿福前三個月來上班都穿得西裝筆挺的,可能還梳西裝頭弄得超級慎重,伊萊亞覺得看了壓力太大,有一天終於忍不住,就跟他說你可以穿自己自在的衣服來上班喇,把這裡當自己家不要拘束,結果隔天阿福就穿女僕裝跟吊襪帶來上班,還戴粉紅色假髮之類的,讓伊萊亞壓力更大了,但因為是自己跟人家說可以隨便穿喜歡的衣服來上班,所以也沒辦法說什麼。

目前暫定阿福的假髮有好幾頂,女裝也有好幾套,所以他下次如果再登場的話外表可能又會不一樣;然後他可能是伊萊亞的晚輩親屬,但年紀比伊萊亞大,所以伊萊亞對待他會有種「想好好照顧親戚的小孩可是又很明顯超出自己能力所及」的不知所措感,我覺得這樣很讚✨,不過這樣伊萊亞好像又感覺挺弱氣的,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好好整戴夫一頓。

然後阿福他有一個在重金屬樂團當主唱的男友,所以他跟伊萊亞之間是沒有禁斷叔姪戲可以看的。

結果明明隨便設定的管家阿福感覺好像還比伊萊亞完整許多是怎樣,我還順便腦補了阿福男友的設定(為何):雖身為照理說妹把不完的樂團主唱,但卻是處男,而且個性超級自閉,阿福是他的初戀,他此生非阿福不嫁,而且還很努力想變有名賺錢養阿福,因為他看太多社會新聞,覺得當人家看護都會被雇主性騷擾,常常會自己幻想阿福被伊萊亞摸大腿或強煎之類的,伊萊亞根本什麼也沒有做就莫名受到阿福男友的敵視,然後阿福男友可能還有很重的守貞觀,會覺得要結婚才能發生關係之類的,所以才會明明跟阿福在一起卻還是個處。

至於阿福是不是處我就不知道了,我覺得應該不是吧。(毆)

事實證明越垃圾的設定就會腦補得越完整。

回到WDavs這CP,前面說過,一開始畫這篇就是為了要婊戴夫,可是失敗了(淦),事實證明戴夫的G8度遠超我想像,果然機器人都會有自我意志,雖然這整篇大致上的對話都跟我原先腦內模擬的差不多(對我每次畫東西都會在腦內演練一遍,有時還會自己在家裡鏡子前面演,我94個神經病),但實際畫出來卻完全不是我當初料想的氣氛。

我畫到薛利跑去救戴夫的時候,還覺得戴夫應該是真的愛上薛利了,因為他被公主抱那個眼神就是很像沈船了,我覺得這個角色就是──當他想設計人或是不把別人當一回事的時候,他表情就是婊子笑,但他不婊子笑的時候就表示他有點動真格了,而從他被綁架到戴夫來救他這整段,他表情都很嚴肅,被抱起來時還有點訝異,所以畫這段時我真心覺得這是要開虐了!戴夫他愛上薛利惹!接下來他肯定要迎來絕望的、即將被拆散的未來,然後變成一個被玩弄身心卻無名無份,可憐的小必取,哼哼呵呵呵呵~(喂)

誰知道接下來就完全走鐘了,本來薛利跟他說他這輩子都不可能當馭龍者,有一天薛利跟龍蛋都會變成別人的,這整段,戴夫他都應該要很受傷才對,這是我原本預定要看到的,我就是要看戴夫被婊阿!結果到了戴夫那句「那,為什麼把它給我,可以告訴我原因嗎?」,整個原本預想的氣氛都不見了,從這句開始又變成戴夫的主場,薛利反而變成被婊的那方了,從這格開始整個漫畫都變成動真格的是薛利,戴夫他還是第二篇那個擺明就是要玩人的機掰郎。

結果連帶後面戴夫請求薛利不要讓別人當馭龍者的那句話,我都看不出來他到底有幾分真心了,本來我是想把他這句話畫得很可憐很哀求薛利的說!但他又回到婊子笑了,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可惡這個機器人怎麼會這麼機掰阿阿阿阿~~~

哀看來戴夫這個老江湖是不可能人家對他英雄救美一下就對人家沈船的,而且薛利根本就太呆萌了嘛!不也是反派嗎居然被一個機器人玩弄於股間!還被人家騙!結果畫完反而覺得薛利比較可憐是怎麼回事?他這麼笨被壞機器人騙好可憐,幫QQ蝦(毆)

而且看薛利那樣感覺就很容易性愛成癮,他上過戴夫這個絕倫的飛機杯一定會覺得很好用就三不五時跑來用,一試成主顧,反正不會被詛咒當然就大幹特幹,怎麼想都是薛利會變成沒有飛機杯就活不下去的身體,而不是戴夫變成他的俘虜阿,戴夫是機器人他根本不會性愛成癮好嗎,薛利只是被他利用來榨精而已,慘,果然異種戀或人機戀都悲劇。(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